龟头窃听进情人和姑姑的身体
记得那还是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与我妈乱伦,那时妈妈还四十多一点,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那
是有一天夏天的下午,天很热,爸爸出差上上海了,家里没人,我经常乘着爸爸出去的时候到妈妈的卧
室里撒娇,这天也不例外。妈妈正在午睡,当家里没人的时候,妈妈总喜欢把上衣脱光只穿着短裤睡。
于是我经常可以趁着她睡着的时候透过她的短裤和大腿肉的缝隙大饱眼福,有时候遇到妈妈翻身就能看
到他那成熟肥美的淫肉穴,碰巧了还能看到妈妈的穴肉向外翻着,说实在话,我当时真想扑上去用我那
大肉棒好好安慰一下妈妈的小穴。

当我进屋的时候,妈妈还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眯着眼,我轻轻爬上床,使劲一嚷,吓得妈妈一跳,
妈妈嗔怪地说:「死孩子,吓我一跳,你不睡觉下午好上学,又上我这跟我腻味来,快走快走!」

「不嘛,妈……我要吃奶。」说完我伸嘴就叼住了妈妈的一个乳头,把整个脸贴在妈妈的胸脯上,
同时另一只手捏住妈的另一只乳房,用力的揉搓。妈妈轻拍着我的头,笑着说:「这么大了,还跟小时
侯似的。」我不理会妈妈,嘴里叼着她的乳头继续用力地吸、吮、咬,有时候弄疼了,妈妈就拍我一下
并骂道:「这孩子,干吗使那么大的劲。」过了一会儿,就见妈妈的乳头渐渐由耷拉着变成了耸立状,
每到这时,我总是紧抱着她的腰,把嘴在她深深的乳沟里狂吻,而这时妈妈经常把我轰下床,可能她也
受不了了吧,然而这次妈妈却没这样做,任由我亲吻,我看妈妈没反应,心里胆更大了,索性把嘴向下
移动至小腹,在妈妈的肚脐眼四周狂吻起来,我感到妈妈呼吸渐渐有点加速,于是我把上面摸着她乳房
的手伸到她大腿上,在他大腿内侧摸起来,这时妈妈有些受不了了,一揪我的头说:「别闹了,怪热的,
起来,我去洗洗澡。」说完,妈妈起身走出门拿了条毛巾向澡堂走去。屋里只留下我一个人,心里好憋
的慌,刚才就差一点就得手了,我现在就像钓得很高,又摔不下来,真想找个没人地方打手枪泄泄欲。

忽然这时,听见妈妈叫我,我走进浴室问妈妈要什么,妈妈说叫我给她撮撮背,我欣喜若狂,拿起
一块手巾就开始为妈妈撮,妈妈的背真光滑,摸着真舒服,我一边擦一边偷窥妈妈,只见妈妈只穿着一
件半透明的镂空内裤,乳白色的,随着我不断的用力撮,水不断地流下来把妈妈的内裤都打湿了,紧紧
地贴在肉上,妈妈的两片雪白的肥臀的轮廓逐渐看的清晰了,只见两片又肥又嫩的屁股蛋中间有一条暗
色的沟,那是妈妈的屁股沟吧,一想到这里,我下面的肉棒开始发涨,真憋得慌啊,我真想扒下妈妈的
内裤把我的大鸡巴插进她肉洞里,忽然,我灵机一动,对妈妈说:「呦,妈,你的内裤都打湿了,向下
拉一拉吧。」

「哎。」妈妈没反对,我低下头用手指把妈妈的内裤向下拉了一下,只见内裤和大腿之间露出了一
个可以伸进手指的小缝,我低下身装作投手巾,用眼睛瞟了一眼她的内裤里,这一眼不要紧,借着浴室
里明亮的灯光,我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了妈妈的小淫穴,只见妈妈那两片白白肥嫩的阴唇中间向外翻着
两片粉红色的嫩肉,那不是妈妈的阴户吗?当时妈妈是双腿叉开站在地上的,她双手支在一条长凳上,
正好让她的阴户敞开,我不禁想到了许多毛片上不是有许多在浴室中干的镜头都是女人这样的姿势吗?
我顿起邪念,我何不……?

「小明你干吗呢,投个手巾还用这么长时间。」

我立刻回过神来,答道:「呵,马上就好。」

说完,我赶紧把手巾拧了拧,起身又为她撮了起来,我望着她光滑的后背,心一横,管她呢,我先
操了她再说。想到这里,我轻轻地拉下了我的短裤,只见我的小弟弟一下跳了出来,它早已经受不住了,
我一手一边为妈妈撮背一边对妈妈说着话,以放松她的警惕性,另一只手提着我的大鸡巴靠近了妈妈的
阴户,」」

一定要一下就全插进去,别让她反抗。」我心里想。当我的龟头离妈妈的阴户只有一指远的时候,
我暗下决心,突然,好像我的龟头碰到了妈妈的阴毛,妈妈说:」什么东西在我裤衩里,这么热!」

说完,她伸手向她裆部摸过来,我知道不能再等了,我猛地一甩手巾,一只手一搂妈的腰另一只手
握住我的大肉棒,腰用力一挺,手指摸索到妈的阴户龟头的肉冠就塞了进去,只听」噗嗤」一声,鸡巴
就进去了半截,又一用劲,整个鸡巴全根没入,妈妈」哎呀」一声,本来很平静,突然阴道中插进了这
么一根又粗又长又热的大东西,但立刻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转过头,对我说:小明,你……你……
怎敢,不要……不要……啊……我是你妈,我们这样做是在乱伦呀,快停下来,哦,别……我……哦…
…我不要。」

我下身开始用力的抽插,我喘着粗气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你太美了,啊……你的穴太紧了,
好爽,妈别怕,其实我们已经开始乱伦了,再说,我和你不说出去,谁知道,妈你不是也很想要吗?」

或许是我这句话打动了妈妈的心,妈妈沉默了,的确爸爸已经出差一个多月了,妈妈其实早想要找
个男人来安慰安慰她那小浪穴了。

我见妈妈不说话,知道她动摇了,接着说:妈,其实我也不想干,但我实在受不了了,每次我摸着
您的乳房我都想和您来这个,您太迷人了,妈,让我操你一次吧!」

说完,我扑到她背上,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在她雪白的双乳上用力揉了起来,另一只手伸向她的小
腹,忽然,妈妈转过脸说:那……那……只准你一次,……以后不许再来了。」

我一听说,像得了军令状,笑眯眯的满口答应,女人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被勾起了欲望就再也别
想把它平息下去,而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好像要把妈的浪穴干豁了似的,
妈妈这时已经兴奋得直喘粗气,忽然转头对我说:小明……等一会,啊……等……等……你……先把鸡
巴拔出来,我们这样干谁也不爽,……快……别动了。」

我怕她跑了,继续的干着,妈妈着急的说:小明,我不骗你,你的鸡巴都已经插进我的穴了,你害
怕我跑吗?」

我一听有理,赶紧扒开妈妈的两片大屁股把鸡巴拔了出来,妈妈直起身,迅速搂着我,和我接吻,
四片嘴唇相合在一起,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缠绕在一起,妈妈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阴部,然后身体向后
一躺,有点羞涩地对我说:你还等什么,快脱衣服呀,快点,我要。」

我楞了,第一次看到妈妈这么主动。我回过神来,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就要骑上去,妈妈说:
来,替我将内裤脱下来。」

我马上去上前一手抬起妈妈的肥臀,一手拉着内裤边缘向下一扯,妈妈的内裤就滑落在脚下了,她
终于裸体的展现在我面前了。

妈妈又对我说:」把你的衣服拿过来,垫在我的屁股下,这样你好操作也插得更深。」

我按她说的做了,一切准备就绪,妈妈迫不及待的说:」快骑上来吧,恩……」说完,妈妈把两腿
高高的分开,让我把红红的肉缝看得看得清清楚楚,我忍不住了,」

妈,来吧,让我使劲的操你吧!」说完,我跪到妈妈叉开的双腿之间手握鸡巴顶在妈的阴门上,这
时妈的阴门里早已是淫水泛滥,我屁股一沉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六寸多长的大鸡巴插了进去,我只感到这
次妈的阴道里热热的,不停的有水冒出来,我开始抽送,每次都把鸡巴跋得只剩龟头了才狠狠的一下插
到底,妈妈乐得浑身直颤,阴道里也不像开始那样干涩的感觉,开始变得越来越润滑,我的大肉棒像活
塞一样进进出出,和妈妈的肉壁相碰发出了」噗嗤」」噗嗤」肉击声,妈妈也越来越兴奋,嘴里不停地
浪叫着,整个浴室被我们乱伦的的叫声充满了:欧,妈……你的小穴真小,真舒服,啊……妈……妈…
…我……操死你,妈让我亲亲,来,妈……你看……你的骚穴……流了这么多水,啊,耶……哦……妈
……我要干死你,妈把穴扒大点儿……对……啊……我……啊……来吧……!」

小明……哦……你鸡巴这么大,操死妈了……用力……啊……太舒服了……什么……啊……我的穴
让你操烂……烂了,你操死我吧,恩……啊……我要受不了了,啊,我把穴扒大点儿,啊……好来吧,
用力操吧。操死妈妈吧……啊……哦……快……小明……啊……用力……我要来了,啊……用力……啊
快……啊……来了……」

我只感到妈妈阴道中一阵强烈的收缩,紧接着一股火热的阴精只冲我的龟头,我感到一股强烈的快
感直冲我的脑门,同时妈的阴道中有一种强烈的吸取之势,我忍不住了,我抽送得越来越快,呼吸向发
情的牛一样粗重,我嘴里嚷着:啊……啊……啊……妈呀……妈……我操……死……我……啊……妈…
…我啊……妈……妈……啊……我……啊……射了……」

我紧紧抱着妈的屁股,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向下一插,只感到我的龟头冲破一层肉壁,进入了另一
个更深的地方,只听妈妈叫着:啊……快……啊……进子宫了,妈的穴让你插穿了,啊……太舒服了,
妈一辈子都忘不了,啊……上天了……」

随着妈妈一声娇嗔,妈的双腿紧紧缠住了我的腰,身子向后一仰,我的精液如泉涌一般深深地射入
了妈的子宫里,我们兴奋地搂在了一起,四片嘴唇紧紧地交织一块,我的鸡巴深深地插在妈的阴户里,
相拥着过了二十分钟,妈妈才把我推开,悄悄地对我说:你真棒。操得妈穴里麻酥酥的,真爽。」我摸
着妈那沾满淫水的穴,又来了兴趣,把妈推倒在长凳上,把嘴放在妈的裆部,用舌头添着妈妈穴里流出
的淫水,对妈妈说:妈我还想操一次……行吗?」

妈妈装作怒道:」你不是说只操一次吗?怎么,再说,现在几点了,你该上学了。快把你身上收拾
收拾,走吧。」

我磨道:」不嘛,妈今天我不上学了,求你再让我操一次吧。」

不行,赶快走。」

不,妈,你的穴真香,真美,我想操一千遍,」我一边添着妈的小淫穴一边说,」妈你看你的穴里
又流水了,再让我操一次吧。」

哎,你这孩子,好吧,你先上学,等晚上妈妈让你和我一起睡,你想操多少遍就操多少遍,反正妈
的穴已经是你的了。」

我就等她这句话呢,说完,马上打开水龙头,搂着妈妈来了个鸳鸯浴,当然不免又借这工夫玩弄了
一下妈的肥美淫肉穴,用阴茎又插弄了几下,然后换好了衣服,当然刚才做爱垫在妈身下的衣服由于沾
满了我俩的淫液只好让妈妈洗了。

然后我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临走时,问妈妈:」妈妈,你不会怀孕吧?」

妈妈冲着我笑道:」放心吧,妈早做了截扎,不会被你搞大肚子的,你就放心操吧。」」

妈妈万岁,我走了。」说完,骑上车上学去了。

一下午的课都没有上好,脑子里净想着我妈的肥美淫肉穴和那对美乳,第三节课都没上就跑回了家。

一进门见妈妈正在做饭,我走进厨房,把妈妈拦腰抱住,一只手顺着妈妈的裙子的松紧带插进了妈
的内裤,妈妈嗔怪地说:」干什么,小明,等一会晚点再干,大白天的让人看见多不好,快松手。」

我的手继续在妈妈的阴毛上来回抚摩,并把一根手指塞进了妈的穴眼里,不停地抽动着,妈妈穴里
渐渐湿润起来,呼吸也急促了,我把裤口拉开,小弟弟一下跳出来,只见它经过半天的休息,现在又雄
赳赳地立起来了,我凑近妈妈的耳边轻轻说:妈,你看它已经受不了了,你就让它塞进你的小穴里玩玩
吧。」

说完,不等妈妈同意,我就一手提着鸡巴一手撩起了妈妈的裙子,她一边炒菜我一边把她内裤扒了
下来,一挺机巴,」噗嗤」一声就插了进去,妈妈急了:你怎么回事,待一会睡觉时我不让你操了。」

我仍然在里面抽插着,妈妈渐渐忍不住了,也兴奋的呻吟起来,我俩干得正欢,忽听外面响起了敲
门声,妈妈着急的说:快拔出来。」

我不情愿的向外面开始拔我的鸡巴,只听」波」的一声,鳖的通红的大鸡巴冒着热气从妈的穴里抽
了出来,吓了我一跳,妈妈神秘的说:刚才你操我的时候,我穴里有空气,嘬的!别怕,快收拾一下,
开门去。」

我马上撕了绵纸,替她把她阴户四周的淫水擦干净,并安慰地在妈的阴部拍了一下,然后迅速提上
了她的内裤,并把我那半挺半萎的小弟弟收了进去,说实在的,我刚才正在节骨眼上,马上就要射精了,
真扫兴。我不情愿的去开门,一看,还是邻居的姑姑,她嬉笑着对我说:你们娘俩干吗呢,这么长时间
才来开门。」

我回答:」我妈在做饭。」她没理会我,径直走进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报纸看起来,我回到
我的屋,躺在床上。

这时妈妈把饭菜端上来,我胡乱的吃了几口就回屋了,重新躺在床上,只听外面姑姑正在和妈妈说
话:你们家那口子什么时候回来?」

嗨,早着那,得俩月。」

昨天我跟你说的,我们家那口子死前不行,给我买了一件这个,还挺管用的,你试试?

我从窗帘缝里一看,只见姑姑从后腰里拔出一根黑色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一跟橡胶做的假阴
茎,只听姑姑又说:今天咱俩睡一起取取乐,妈妈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说:」被人看见多不好。」

没事,谁知道。」妈妈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十点钟过后妈妈来到我的屋轻轻对我说:小明,不是
我不陪你,实在是没办法,你就忍着点吧,明天白天大礼拜我在家让你好好操一天。」我点点头同意了。

妈妈拍了一下我的头说:」睡吧。」说完,拉灭灯走出了屋。

我躺在床上死活睡不着,约么十二点钟左右,听见妈妈屋里有动静,好像是妈妈欢乐的呻吟声,我
悄悄起床,走到妈妈屋前,只见门虚掩着,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我低下头,透过门缝望里看,哇,只
见妈妈脱的精光平躺在床上,屁股下垫着一个大枕头,双腿高分,而姑姑也是一丝不挂,跪在妈妈分开
的双腿之间,手里拿着那根假阴茎,正在妈妈那肥美肉穴里乱捅,妈妈由于兴奋不时地发出阵阵欢乐的
呻吟:啊……哦……再用力……好……好爽……呀……真长……啊……啊……哦……啊……听着这熟悉
的呻吟,我下面的小弟弟早已是一百二十度了,真憋得慌呀。索性,既然我连自己的妈都操了,我何不
…,于是我脱了鞋,脱光了衣服,轻轻地推开门,由于她们的注意力过于集中,没有注意我的进来,到
是妈妈仰躺着第一个发现了我,她吃惊地望了我一眼,我把手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做声,妈妈立刻明白
了我是什么意思,继续她的呻吟。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只见姑姑撅着大屁股,正在一心一意的在妈
的穴里耕耘,她的穴肉被两片大阴唇紧紧夹着,稍微有点外翻,毕竟是三十岁的女人嘛,阴户就是比妈
妈的嫩,只听她一边弄着妈妈一边说:舒服吧,哦,你的穴里出了这么多水。」

我早已忍不住了,站在她的后面,鸡巴一挺就顶在了她的阴户上,她还不知道,对妈妈说:你还和
我闹,把脚趾伸到我穴里,哇,你的脚趾怎么就一根,她一转身,说时迟那时快,我双手一抱她的腰,
下身一用力,只听」噗嗤」一声,坚硬火热的六寸多长大鸡巴插进了一半,她的穴比妈的穴还小还热,
我又一用力,我的大鸡巴一下全部塞入了姑姑的阴道,姑姑发出了」啊」的一声痛苦的呻吟,他转头看
到是我,马上对妈说:快阻止他,你家小明要强奸我,啊,快,我的下身快裂开了。」

妈妈一搂姑姑,笑眯眯的说:你就别挣扎了,他鸡巴都塞进去了,要算强奸也早算了,你不也正需
要这个吗,让他来吧。更何况他和我早已干过了,很舒服的。」

由于妈妈搂住她,她没法动弹,只好任我强奸,我开始抽送,她的阴道里已经开始流出了一丝丝血
迹,我开始来性子了,双手扳开姑姑的两片雪白的大屁股,狠狠地抽送起来,姑姑的阴道太紧了,但由
于她刚才和妈妈干了很长时间,阴道里早已充满了爱液,所以抽送起来并没有第一次操妈妈时的干涩感,
相反还很爽,每一次我都是把鸡巴拔到只剩龟头了才又用劲一下插到底,次次深入,只见几十下过去后,
她阴道里流出的血已经把我的鸡巴染红了,好像在操处女,每次我都看着鸡巴把她阴道里的嫩肉带得翻
了出来,然后又被我的阴茎顶进去,真的很过瘾。

起初姑姑还反抗,但由于妈妈的一席话,双手又被妈妈攥着,相反下身那么小的阴道里插进了六寸
多长的一根大肉棒,而我更是每次都能插到她子宫里,她下身开始由开始的紧紧夹着开始变得配合我了,
反抗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代替它的是急促的呼吸和欢乐的呻吟:啊……啊……哦……欧耶……小明,
你不该操我……啊……会怀孕的……,啊……痛……好痛啊……啊……快拔出来吧……啊明……你的鸡
巴太长了……啊……插进子宫了……啊又进去了……啊……进去了……进子宫了,啊……好爽……啊小
明……你干得真好……操得我穴里麻酥酥的,啊……开始痒了……快用力插,啊……用力……插死我吧
……姑姑的穴是你的了,你爱怎操就怎么操吧……」

她让我操得开始发浪了,屁股开始前后的动,开始配合我性交,毕竟首了一年的寡,性欲今天全发
泄出来,渐渐我觉得在后面操不太舒服,于是让妈妈把她放开,拔出了我的鸡巴,把她掀过来,只见我
鸡巴刚一拔出来,她立刻就叫起来:别……快插进去……我里面痒……啊……快操我呀……来……」我
故意慢慢腾腾地说:」急什么,来来,让我垫个枕头,再说我还得带上避孕套,等会干出事来就坏了,」
说完我抄起一个枕头垫在她屁股底下,又装作打开抽屉去找避孕套,这回她可急了,喘着粗气地说:没
事,我回去吃避孕药,别找了,快来吧,哦……」说完,只见她把双腿大大的叉开,一看就是浪急了,
而且她阴户里现在还向外流着爱液和血的混合物,大概是我刚才用力过大了,同时她的阴户还一张一合
的,像女人的小嘴,在迎接我鸡巴的亲吻,好玩极了。我爬上床,跪在姑姑的双腿中央,两手握住我那
有点麻木的大鸡巴,把龟头在姑姑的肉缝里轻轻地磨,姑姑早已忍不住了,阴户里的爱液潺潺而出,同
时嘴里也发出了更加淫荡的呻吟:啊……我受不了了……啊……别……蹭了……啊……哦……呕……啊
……痒……小明……我的亲亲……快……啊……快……啊……把你的鸡巴插进去吧……啊……别弄了…
…别弄了……快操我吧……!」

看着姑姑的浪样,我也忍不住了,我一手揪住我的鸡巴,把龟头在姑姑阴道口沾满了流出的淫水,
把鸡巴放在她的阴户里,扶正了,双手一揽她那两片圆滚丰满的大屁股,嘴里叫着:」姑姑,来吧!」
说完,我下身猛一用力,只听」扑哧」一声,六寸多长的大鸡巴推开她那两片粉红嫩嫩的小阴唇,顺着
她滑润的阴道一下插进了子宫,」

啊」她发出了一声娇嗔,我感到这次她阴道里特别热,特别滑,相比妈妈的阴道,她的更浅,很容
易插进子宫。我开始用力的抽送,和操妈妈时一样,我每次都把鸡巴快拔出来时才用力插进去,和妈妈
不同的是,每次我都能插进她的子宫,她也用力地配合我,下身每次都配合我向上一挺,好像生怕我插
不进似的。开始我速度不快,随着越来越兴奋,我的速度开始加快,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快,她也叫地越
来越来劲,妈妈也在一旁一边看着我们俩干一边用假阴茎用力往自己里面塞,同时兴奋地叫着,只听见
屋里被我的欢乐的呻吟声充满了:啊……啊啊……爽……好爽……小明你的鸡巴真长,插得我爽死了,
啊……姑姑的穴快让你操穿了,啊……用力……用力操……你操死我……我都……甘心……快……用力
……别停下来……啊……我的穴快让你操烂了,……我……好好……啊……你的龟头操到我的肚子里了
……啊……用力……你干死姑姑吧……姑姑的穴永远是你了……操啊……用力操……没事……姑姑好爽
……」

啊,小明用力干,干死你姑,插死她,你看她多骚,用力,用力……」妈妈在一旁给我鼓劲。

我用力操作着,嘴里喘得像牛一样:」啊……姑姑……你的穴真好……夹得我好爽,啊……你真骚,
看你流了这么多骚水,……哦……我操……你的子宫真浅……我插死你……我操死你……操死你再操我
妈……早知道你的穴这么好……啊……我要操你一千遍……啊……姑姑给我怀个孩子吧,……啊……姑
姑……姑……我……啊……你的阴道好热……啊啊……姑姑……不行……啊……啊……啊……我我……
我忍不住了……啊……」

这时,妈妈在一旁忽然把假阴茎一拔,猛一推我,我一惊,鸡巴已经滑出了姑姑的阴道,只见妈妈
急切的说:」小明,别在她那里射精,她会怀孕的,你还是操我吧,我让你在里面射精。」

这时姑姑急了:」别……别……快插进去吧……我不怕……小明……你射吧……我赶明给你生个大
胖小子,说完一拉我的阴茎把自己的阴户又凑过来,经过刚才的变故,我冷静了许多,阴茎一时软了下
去,但是当我看到妈妈和姑姑发红的阴户,我的鸡巴立刻又立了起来,我迅速握住我的阴茎,一只手一
揽妈妈的腰,大鸡巴」滋」的一下就滑进了妈妈的阴道,我又开始前后大力的抽送,这回妈妈阴道里换
了真家伙,爽得她直颤,嘴里不停的呻吟:啊……不……不要……啊……停用……力……啊……小明。
你的家伙真粗,啊……插进子宫了……啊……爽死妈妈了……用力……妈妈的穴里好痒……啊又进去了,
啊……好热……啊……我我……啊……爽死了……啊……妈妈的穴里痒……啊用力呀……操死妈妈吧…
…妈妈的穴是你的了……啊……你的鸡巴变得更长了,啊……插进子宫了……进去了……好深……好涨
……妈妈乐死了……快操……妈妈让你操一千遍……啊……啊……」

这时在一旁的姑姑又受不了了才,一边手淫一边在我的屁股下面亲吻,亲得我肛门好爽。这时忽觉
妈妈阴道里一阵剧烈的收缩,紧接着一股浓热的淫水冲着我的龟头,妈妈急促的呼吸噶然而止,整个人
向后面一仰,腰一弓,阴户紧紧叼着我的大鸡巴,双腿死劲的缠着我的腰,我知道妈妈已到高潮了,我
还没有射精的欲望,于是,搂着妈妈下身又用力的紧插了两下,然后迅速把鸡巴从她的阴道中拔出,只
见我的鸡巴冒着热气从妈妈的阴道里刚一拔出来,一股阴精就从妈的阴户里冒了出来,顺着妈两片白白
的屁股之间的沟流在了床上,那么多,把床单弄湿了一大块。

而这时我正在兴头上,姑姑也还没有尽兴,于是她一见我把鸡巴拔出来,就又像刚才一样躺好,双
腿高分,我挺起鸡巴照着她的阴户用力地插进去,并大力地开始抽插,姑姑又开始快乐的呻吟:啊……
小明明,你真棒……啊……用力……啊……你用力……操死我……啊……操爽死我了……我家的死鬼从
……从来……没让我这么快乐……啊……要来了,快用力……啊……来了……上天了……」

我感到姑姑阴道里一阵强烈的收缩,比妈妈的还强烈,更爽的是她阴道还有吸取之势,浓热的阴精
环绕着我的龟头,弄的我麻酥酥的,一股强烈的快感顺着阴茎传向全身,我浑身不禁一颤,大声叫着:
啊……姑姑……啊……你的穴好紧呀……不不……啊……好热……啊……啊啊……哦……啊……我……
受不了了……啊……姑姑……我要射了……啊……射了……姑姑……给我生个孩子吧……」

我只觉大鸡巴连续地跳动,精液像机关枪似的射进了姑姑的子宫深处,我爬在姑姑的身上,嘴叼着
姑姑的一只肥硕的乳房,搂着姑姑的腰,在一阵阵强烈的射精快感中完成了我们的生命孕育工程,大约
过了二十多分钟,我才慢慢地从姑姑的肉体上爬起来,只见我的鸡巴还在她的阴道里,虽然已变小了不
少,但姑姑的阴道还是夹得很紧,好不容易才从她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看表,已经一点钟了,天很热,
也实在是干累了,又和妈妈与姑姑温存了一会儿,就三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床上昏昏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睁开眼,不见了妈妈,只听见外面厨房里有声音,大概是妈妈在做饭吧,
姑姑还在床上四仰八叉的睡着,身上还可以看到昨天晚上做爱的痕迹,白白的乳房上还有我的咬痕,阴
毛因为沾了过多的淫水而扒在阴部的皮肤上,隐约还可看到姑姑的阴道里还流出一丝丝血迹。

这时听外面妈妈走进来,看到我起来,招呼一声:」小明,昨晚上累了吧,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
快起来吃,对,把你姑姑也叫起来,咱们一起吃。」我答应了一声,拿起了那根假阴茎,对着姑姑的阴
户,一下插了进去,并用力地摇着说:姑姑,起来,吃饭了。」姑姑惊醒了,但一见是我,也没生气,
一骨碌爬起来,要带上乳罩,我一把夺下来说:」今天家里就咱们仨人,穿什么衣服,等到我要操你的
时候还得脱,姑姑听这么一说,也没反对,跳下床,就去洗脸,我也一同走进卫生间,等我们出来的时
候,妈妈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她一仰头见我们俩光着身子走出来,指着我们笑着说:」瞧你们俩,还
不把衣服穿上,等会让人看见多不好。」我一边用手刺激着姑姑的阴部一边说:」妈,害怕个啥,干都
干了,你不会把窗帘拉上?」

妈妈很知趣的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了,我走到妈妈的身边,对她淫笑着说:」妈,你也脱光了吧,反
正家里没人来,怕什么,今天我们三个还要继续爽呢。」

说完,我不等妈妈同意,就解开了妈妈的上衣扣儿,妈妈那两只丰满雪白的巨乳立刻露在我的眼前,
妈妈不好意思的说:」一会看来人怎么办,别…别,让人看见怪不好意思的。」」

妈,你看我和姑姑都这样,你还要搞特殊化吗。」顺势我又一下把裙子扒了下来,妈妈已经换了干
净的内裤,我说:妈,你看你,等一会我操完你又把内裤弄脏了,哪如脱下来。」说完,就要扯下妈的
裤衩,妈妈摇摇头」哎」了一声,眼看着我扒下了她的内裤,这时我们又都一丝不挂了。

我走到餐桌前,啊,早饭真丰盛呀,妈妈特地买来鲜牛奶和果酱、面包,还有牛肉等。我搂着她两
个光光的肉体并排坐在沙发上,开始吃早饭。妈妈把抹好了果酱的面包递给我,说道:小明,昨晚上累
坏了吧,你真行,能同时操我们两人,我的穴快让你操穿了,给,多吃点。」

这时姑姑已为我倒好了一杯牛奶送到我嘴边,说:来喝点这个,补补身子。」

我摸着她两个光滑的肉体,丰满的圆臀,高耸的乳峰,忽然想冒坏,对妈妈说:妈,我想吃你奶。」
说完一搂妈妈的腰肢,把嘴贴在她那对大乳房上,只见她的乳晕很大,乳房有点下垂,我叼着乳房用力
的吸,妈妈急切的说:别……昨晚刚来,你怎么……等会吃完饭,你别……啊……爽……啊……小明…
…别吸了……」

我的手已经摸到妈妈的阴户中这时已经又流出爱液,这时姑姑在一旁急了,说:」别,小明,吃完
饭再干吧,到会把身子弄坏了。」说完把牛奶又递过来,我放弃了妈妈的身子和乳房,转身接过了她的
杯子,一饮而进。

姑姑问道:」甜吗。」我笑着说:」甜,但是没姑姑你的穴甜。」姑姑拿手指点了我的头一下,」
就知道穴呀穴的,姑姑昨天的穴差点让你操豁了,你也不轻一点,不知道姑姑在月经吗,还在里面射精,
不怕我真怀孕,真给你弄大了肚子我有口也说不清,哎,你有避孕药吗,给我拿点。」

妈妈马上起身到屋里拿出一小瓶药,倒给姑姑几粒说:」一次都吃了,女人那,这玩意得时刻备着
点,万一男人出了点差错,就用的着。」

姑姑接过药,就着牛奶吃了下去,又开始给我抹面包,看着姑姑手拿面包,另一只手拿着刀子往上
面认真地抹果酱的样子,我忽发奇想,搂着姑姑的腰撒娇说:」姑姑,我要吃你的穴。」没等说完,我
的嘴就凑在姑姑的乳沟里,接着迅速向下移,顺着光滑的小腹,逐渐向她的阴户靠近,姑姑还在抹,没
理睬我,我的嘴轻而一举的就贴在了姑姑的两片肥嫩的大阴唇上,在上面忘情的添,这下姑姑可受不了
了,着急的说:小明,你干什么,给你,先吃饭。」我不理会姑姑,把她向沙发上一拥,一手扳开姑姑
的一条腿,只见借着窗户缝里透过的阳光,我第一次仔细的欣赏着姑姑那美丽的下身,只见在两条修长
的美腿之间的小腹下面,被一丛稀疏的阴毛掩映着一个雪白肥嫩的小肉丘,她的阴毛是黑色的,亮亮的,
很少。我用两根手指分开姑姑肥美的阴唇,用舌头在她上端的小肉豆上轻轻地添着,原来女人这个部位
是最敏感的,我刚添了两下,姑姑就受不了了,身子向后一仰,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啊……别动……啊
……爽……啊……别添了……啊……我受不了了……啊……」

我抄起桌子上的果酱,把它抹在姑姑的阴唇上,又拿起一块面包,一边吃面包一边添着姑姑的肉穴
上的果酱,姑姑不时发出兴奋的呻吟声:啊……小明……啊……爽死了……别添了……我里面痒……痒
……啊……我要……我要……快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吧……啊……啊……哦……快插……啊……」

她不断扭着身子,阴部不断向我的嘴处挤,我也把她阴户中流出的爱液和着面包果酱吃进了肚里,
当我添干净她阴部的果酱后,我让妈妈抬起了姑姑的臀部,让她阴户向上,我把她的双腿扳得近量大,
让她的肉洞张开,我拿起桌子上的一杯牛奶,倒进了她那个小淫洞,我伸下嘴去用我的嘴堵在她的淫洞
口,用我的长舌向里面探索,她在也忍不住这种刺激,淫洞里冒出了许多淫水,我和牛奶又喝了下去,
好爽呀。这么说吧,一顿早饭我吃了一多钟头,妈妈和姑姑淫洞里的爱液快让我吸干了。

就这样,在这一个星期天里我在家中与妈妈和姑姑享尽了天下最快乐的事,我九进九出干得姑姑和
妈妈爽死了,从那以后,我和妈妈一直保持着亦母亦妻的性关系,经常通宵达旦的与她性交,爸爸一不
在家,我就把姑姑也叫进来,一起过一龙二凤的性生活,真是爽死了。【完】